强推“碳中和”与国运窗口期

May 11, 2021 415 次浏览

本文同步发送于雪球同名专栏“修外求内”,欢迎前往讨论。

前言

最近一年多国家在大力推进以“碳中和”为抓手的“产业升级”,导致很多地方和产业从业者有比较大的怨言,最常说话就是“现在生意做得好好,为什么要强行上那么多麻烦事?”

原因很简单,2018年——2025年可能是我们国家换道超车“国运窗口期”。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进行“产业升级”,后边花十倍几十倍成本也可能追不上来。

强推“碳中和”的本质要求是什么?

国家最近一年多在大力推进以“碳中和”为抓手“产业升级”,那么这一系列政策体系本质要求是什么呢?

是要求各企业以“碳中和”为抓手加快数字化转型。

很多地方和企业现在直观感受是:我现在生意做得好好,你为什么要给我找那么多麻烦事?多增加那么多成本?

对于很多做实业朋友来说,从19年5月开始,应该会感受到整个实业生意慢慢变得好做起来了,可能离大家理想中“坐地数钱”的生意状态还差很远,但是比16—18年要好过很多了。毕竟那时候大家每一年的年终总结和展望总是少不了一句“201×是过去十年中最差的一年,也是未来十年中最好的一年”。

相信很多人在做2020年总结和展望时会说2020年是过去十年最差一年,但是并不会认为2020年会是未来十年最好一年,因为我们明显感觉到大多数实业生意正在慢慢走上坡路。

大家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从19年5月开始,大家实业生意会感觉越来越好做了呢?

原因有三:

1,数字化转型本身带动了很多先进制造业的长期需求。

2,世界大疫情在世界范围内淘汰了一波最弱的产能。

3,疫情发生后各国把保就业放在了首位,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体系提振实体经济(需求)。

这里分别来详细聊聊这三点。先说第一点,数字化转型提升先进制造业长期需求这个点。这个点是大多数人最难以理解,但是又是这三个原因中最核心、最重要,对实体经济拉动最大的一个点。

大家不好理解数字化转型会带动先进制造业长期需求这句话原因很简单,大多数人并没有见过或亲身体验过这些东西,那么对于没见过也没体验过的东西自然很难理解,这里我尝试用案例或者讲故事方式向大家解释一下。

不过我还是想提醒大家一句:虽然目前数字化转型只发生在各个行业的最前沿,大多数行业只有最尖端的极少数人在为整个行业探索数字化转型的方向,但是这确实是历史的必然趋势。所以这里我诚恳建议大家不论身处何地、何行业,哪怕只是一个简单骑手、服务员、普工都可以去了解自己身边或者行业相关数字化转型的相关信息,因为这波数字化转型是所有国人未来十多年最大一次普遍性“鲤鱼跃龙门”的机会,就像于当年身处工业革命的欧洲(机会是当年改革开放十倍甚至更多)。

数字化转型为什么会带动先进制造业长期需求?

大家可能很难想象我们目前实体经济体系正在被一步步完全替换掉,这里我用工业革命历史案例来说明。

在工业革命前,纺织都是人手工纺织,一个人只能生产两尺布,但是蒸汽机+大型纺织机后,一个女工日产能出现了几十倍上百倍甚至数百倍提升(手工纺机只能上几个纱锭,工业时代一个女工可以看好几台织机,每天织机都有上百个纱锭)。

还有钢铁业,在工业革命前很多国家钢铁年产量不过数千吨(如英国),而现在一个唐山市(地上地下)钢铁产能就有2亿吨,这里就有数万倍差距。

所以我们看到工业革命后的生产体系和工业革命前的生产体系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东西,整个生产体系完全被替换掉了。讲完了工业革命的过去,讲一下目前数字化转型的现实案例。

我们知道过去汽车业区分不同档次汽车的一个核心标准就是动力系统,比如同一品牌中档汽车往往给到动力系统只有2.0上下,要想有3.0、4.0或者更好的动力系统只能往更高层次豪车身上找。而很多不同品牌汽车之间PK谁好谁差就是看谁的动力更强,比如百公里加速指标。

过去要想买一台百公里加速6秒以内的车最少也要百万起步,但是对现在汽车业数字化转型后的产品——数字电车而言,四十万以内有大把6秒甚至4秒多的车可以买。

我们知道在人类100米赛跑上,你要提升世界记录0.1秒,甚至0.001秒都是非常难的事情。在汽车业也是如此,你在排量一定的情况下,要提升百公里加速0.1秒甚至0.001秒都是非常难的事情。但是在数字化转型后,汽车换上电驱核心+数字系统,瞬间就在动力系统上出现了数十倍的提升来秒杀油车,这就是数字化转型的威力所在。

另外一个可以和大家分享的案例是数字工厂。很多制造业企业在完成数字化改造前,只能依靠传统的人力进行粗放式管理,生产成本更高,效率更低。在完成数字化改造后,企业可以以数字化方式实时追踪企业经营体系全方位细节,进行精细化数字管理,企业生产成本大幅下降。

根据不同行业数字化改造实例来看,大多数完成“完全”数字化改造企业的生产成本往往只有原成本的80%不到。我们知道实体经济的制造业经营是很困难,毛利率很低,很多投资几千万甚至几个亿的代工企业,一年毛利率只有1、2个点,也就是说只能赚个几十万或者上百万,一个不小心反而很容易一下子亏光十几年的利润。但是在数字化改造后企业成本下降到原成本80%不到,产能更灵活,产量更大,企业实际竞争力一下子就有了数倍甚至数十倍提升,这就是非常恐怖的事情了。

既然数字化转型在不同行业不同领域都能像工业革命一样,在改革前后带来数倍甚至数十倍的提升,那么我们实体经济是不是都要进行数字化转型,完全替换淘汰掉落后产能?

当然,这也是历史的必然。

那么整个实体经济生产体系都要完全替换一遍,这是多么庞大的长期需求?

原因2我们说是世界大疫情在世界范围内淘汰了一波最弱的产能。在疫情后,大多数人就没有出过国了,对国外信息了解比较少,我们先聊一下国内的情况。对比疫情前后经济发展情况,我们很容易发现在疫情冲击下,很多行业都倒掉了一大批原先还能勉力维持的企业。这些勉力维持的企业本身竞争力较弱,在经济环境相对稳定情况下还能继续维持,但是在疫情这样重大冲击下,很容易因为销售、原材料、现金流等各种企业经营中的日常“小”问题而被直接击垮。那么在疫情经济恢复后,我们总需求相对不变甚至略有提升,但是最弱企业又被淘汰了一大批的情况下,那么剩下的企业是不是会面对比平常情况更多的需求,经营状态是否会大为好转呢?

而我们看到的国外抗疫新闻显示,国外大多数国家因为抗疫不利导致经济出现了远比我们国内当初抗疫时更大的冲击,这种更大的冲击必然导致当地有更多的弱竞争力企业被淘汰出了世界产业链,从而在世界范围内出现供给不足。这也是我们最近一年外贸热的直接原因。

并且这里分享一个小知识点:因为国外大多数国家受制于人口有限,只能支持少数几个产业链。而国外政府在财政补贴扶持产能重建过程中,任何一个新建或重启企业都需要从附近多个国家(甚至中国)进口或重搭产业链才能完成企业产能的重建。这种产能重建需要大量跨国协调相比于我们国内产能重建基本可以完全在国内完成而言,需要时间更长且难度更大。

这里以特拉斯的现实案例进行相关说明,特斯拉在中国上海和德国柏林都要建设一个产能约50万辆的超级工厂。

上海工厂2018年7月10日宣布,2019年1月7日开工,2019年12月30日开始交付车辆。

柏林工厂2019年11月12日宣布,2020年5月份开工,预计2021年3月投产(预计建设周期10个月),最新新闻显示因许可和电池工厂进展的问题2022年1月前不会投产。

考虑到德国已经是世界上有数的制造业强国、特斯拉柏林工厂获德国政府强力支持且特斯拉工厂建设本身是成熟项目(特斯拉第4座,海外第2座),在这么多有利因素下这样典型的项目依然延期严重,其他普通企业新建或重启产能的周期必然远甚于此。所以不能以国内重建产能周期来估计国外重建产能的周期和难度,现实显示这里明显有较大的差距。

我们说原因3是疫情发生后各国把保就业放在首位,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体系提振实体经济(需求)。

从各国公布相关经济及消费数据来看,很多国家的很多行业需求已经恢复至疫情前水平甚至略有超出,而很多国家政府依然在加码刺激政策进一步刺激经济以求恢复和稳定就业《就业是世界各国的最大共识》,所以从短期来看,未来2—3年国外的实体经济需求应该大概率是一个持续上升状态,原因是为了稳定就业需求的稳定。

从以上三点来看,目前和未来2—3年实体经济经营情况稳中向好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所以国家为什么在最近一年多以“碳中和”为抓手倒逼各地企业转型升级?

就是希望抓住这样一个国运窗口期,加快整个国家经济体系数字化转型,如果其他国家先于我们完成了数字化转型(如拜登的“美国救援计划”),我们花费数倍甚至数十倍成本也很难追上对方。就像汽车行业,汽油车我们花了数千亿投入也未能赶超,但是抓住数字电车换道超车的窗口期,目前世界上的数字电车领先企业除了特斯拉全都是中国公司。

结语

国运窗口期本质是时代切换时所有人都重新站在同一起跑线,过往积累优势都被清零重新开始赛跑。所以如果我们不能在国运窗口期抓紧时机换道超车,之后“一步落后,步步落后”又会重演花费几十倍成本却依然落后领先者的悲剧。

Share: